京东:两次管理革命,当前挑战

来源:叉车产品网 | 2019-06-10 13:56

  零售是传统的人力密集型行业,企业核心竞争力是执行力。京东从零售起家,组织架构更类似于军队,企业员工数量最多,和阿里作为偏重创新的技术企业进行裂变频繁、扁平的组织架构有明显的区别。

  1、2007-2012:高管来自本土初创团队,中层内部提拔

  高层:徐新介绍+本土互联网企业高管:

  1)副总裁严晓青:2007年加入,刘强东前上司

  2)CFO陈生强,2007年加入,徐新介绍,负责公司财务,现任京东金融CEO

  3)COO徐雷,2007年加入,徐新介绍,担任市场营销顾问,加入前创办好耶广告网络

  4)CTO李大学:2008年加入,原天极网副总裁及CTO

  5)刘爽,总裁助理并负责集团战略,主导:规划了POP开放平台、收购优购网

  中层干部则70%内部培养和提拔,其中京东的管培生计划被外界称为京东干部的快车道,6个月的部门间轮岗。

  2、2012-2014:第一次管理革命,引入职业经理人担任高管

  京东的第一次管理革命发生在上市前后(2012年)。刘强东首次引入职业经理人并对其进行充分赋权。

  

640.webp (50).jpg

 

 

  在此期间,京东聘用了大量海外背景的职业经理人担任高管并大量赋权。其中8名职业经理人职级为CXO,直接向刘强东汇报,其余依次从VP、SVP、CXO向上。CXO为京东上市做工作,包括组织结构梳理、业务流程优化。

  

640.webp (51).jpg

 

 

  2013年,徐雷重返京东,商城集团人事调整,密集融资并舍命狂奔。京东商城业务追求规模、增速,在更有利的估值下,进行融资以投入物流建设。京东集团同时也成立10个部门BU,从职能化架构改编为事业部。

  2014年,京东成功赴美上市,形成“2个集团+1个子公司+1个事业部”的架构。

  3、2015-2016:刘强东重新亲自掌管京东商城

  然而,但在职业经理人的带领下,京东的执行力并未达到刘强东预期,后续刘强东再次亲自执掌京东商城,重用徐雷等初创骨干和内部培养的管培生。

  

640.webp (52).jpg

 

 

  2015-2016年京东的核心业务、创新业务群组分别为3大核心业务:京东商城(刘强东)+京东金融(陈生强)+京东物流(蓝烨);3大创新业务:到家业务、国际业务、智能业务。

  这一阶段京东践行“倒三角理论”,管理呈现出几大特色:高度集权、纪律严格、KPI鲜明。军事化的管理使京东的执行力极强,也存在一定的弊端,比如创新业务发展迟缓,和赋能不足、缺乏资源支持有关;比如帮派危机较为严重,和KPI考核指向性过强,部门间利益关系过于鲜明有关。

  

640.webp (53).jpg

 

 

  在此期间,京东商城中高层岗位重点任用内部人才,事业部构造分品类成立了6大BU,由刘强东统领;3名核心高管调至商城集团,分别牵头无线化、后台、运营支持三大任务;中层干部中管培生中20多人晋升到总监以上级别。

  4、2017-2018:京东第二次管理创新

  第二次管理革命在2018年前后。随着电商行业的流量红利消退、竞争加剧,倒逼京东进行了业务、组织结构的双重改革,刘强东提出了“积木组织理论”,前台得到更多的赋能,中后台做标准化的“积木”。

  2018-2019年,京东三大集团(商城、物流、金融/数科)逐步深化“积木化”改造。徐雷、王振辉、陈生强成为三大子集团的的新一代接班人,同时以物流子集团为先驱,前台开始引入合伙人机制。

  

640.webp (54).jpg

 

 

  1)第一次(2018.1):按品类调成3大事业群——大快消(王笑松)、电子文娱(闫小兵)、时尚生活(胡胜利)。

  2)第二次(2018.8):整合7大虚拟板块,类似业务进行融合提高效率——7大虚拟板块包括创新、销售、平台、技术、营销、客服售后、业务支持。

  3)第三次(2018.12):划分为前、中、后台:

  前台:离客户最近,负责洞察市场、产品创新、精细化运营;

  中台:为前台提供专业能力的共享平台职能;

  后台:指基础设施建设,专业化、服务意识、能力

  

640.webp (55).jpg

 

 

  此外,京东物流集团也进行了积木化改造,打散成“前中后台”,形成1844的组织架构。1是指一个大中后台,是实施营销、进行人力财务规划的主体。

  

640.webp (56).jpg

 

 

  844是指前台,实行“合伙人Big Boss”机制:1)8大核心业务:7大区域+KA销售部;2)4大成长业务:云仓、服务+、跨境、供应链;3)4大战略业务:X事业部、冷链、快运、海外。

  同时,京东物流还采取了合伙人机制Big Boss:在100多个快递营业部、仓储园区等进行“承包制”试点,划小经营,决策前置。同时,2019年新增1万名员工及以一线员工、基层管理者为主。

  当前的京东面临着重大挑战,在危机公共的背后,高管频繁轮换、离职,管理层裁员,也是为了解决历史中遗留的管理问题,适应更加严峻、激烈的行业竞争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10秒快速发布需求

让物流专家来找您